皺紋是老化的表現,美容用家絞盡腦汁,都想避免皺紋出現。

尤其眼紋更是美容大敵,因為眼是面上五官之首,所以眼有皺紋就更顯蒼老。

其實最好的方法是預防勝於治療,未有眼紋前就要盡力防止它出現,但萬一真的出現了,那如之奈何?

唯有加倍努力去補救,幸好外國不少高等學府,都有「anti wrinkle」的研究,我會引述有真人實驗的研究,提供口服及外塗產品各一款,希望能幫助各位去對抗眼紋。

真人實驗的好處,真是有活生生的志願者替各位「試用」了該成份,而且「試用」的結果也經核實,可信性相對較高,所以各位大可以照辦煮碗去做。

畢竟,如眼紋已出來,情況已不樂觀,所以我定的保養標準也較高,只是細胞或動物實驗已不夠,必定要有真人實驗才收貨。


口服產品。磷脂酰絲胺酸(phosphatidylserine)

一種由大豆提取的成份,叫磷脂酰絲胺酸(phosphatidylserine,簡稱PS),便是我建議減眼紋的口服保健食品。

引述韓國的一份進行了十二週的真人實驗,受試者每天服用三百亳克的PS,並由皮膚科醫生作分析,發現受試者的眼紋有所改善,而且皮膚中水份含量也有提升。

所以想改善眼紋的,應服用PS,反正它不難找,不想去外國網站買的,去雅虎拍賣搜尋「phosphatidylserine」便可發現,記緊要買夠份量,每粒要三百亳克(300mg)。

至於幾時服用好?早上睡醒空腹就可。

而且以PS為基礎,我可以再設計多兩套保健食品組合,第一套是「再加強防皺紋」,第二套是「再加強保濕」。

「再加強修護皺紋」是把PS再配合碧容健(Pycnogenol),因過去我也曾發表文章指出,口服碧容健能增進皮膚骨膠原合成效果,所以它能協助PS加強修護眼紋。

預算再充足的,再加第三款入蝦紅素(Astaxanthin),因為蝦紅素能增進皮膚抗紫外光的能力,事關紫外光會引發皮膚中基質
支撐物的分解,所以再加入蝦紅素化解此危機,應會更易見效。

另一方向是「再加強補濕」,則是口服一系列的脂肪酸增加皮膚保儲水份的能力,包括「月見草油 Evening primrose oil」、「琉璃苣油
borage oil」、「亞麻籽油 Flax seed oil」或「魚油 Fish Oil」。

尤其當天氣開始轉涼乾燥,各位可考慮因應情況,選擇四款其中之一而服用。

當然各位也要因應預算,畢竟補保食品不是仙丹,你不能期望一步登天今日食完明天見效,全部都要你有恆心耐性日日服用,就以PS這實驗為例,你起碼都要堅持到十二週!


外塗產品,棕櫚核仁油(Palm Kernel Oil)

除了口服,外用的護膚品也要作針對部署。

這是法國所發表的研究報告,以十名年齡由中年女性志願者參加,在眼睛區域塗抺含棕櫚核仁精華(palm kernel extract)的特製產品,一日用兩次,連續用五週,事後再評估她們眼部皺紋的深度。

結果都發現棕櫚仁精華能減輕眼紋的深度。

但難處是香港我未找到含「棕櫚核仁精華」的護膚品,卻不能因此就停手投降,可以退而求其次,改用它油,棕櫚核
仁油(palm kernel oil)

這種油於DIY護膚品很常見,在相關店舖不難找到。

那如何應用?主要參照研究報告做法,要每日兩次塗用,即早晚洗完面就塗,但我會再建議仔細一些,因為早上及晚上,為它配合不同拍檔。

早上的拍檔應是可抗UV的玫瑰果油,因此早上洗完面,用一份玫瑰果油混和一份棕櫚核仁油一齊塗,以前者抗UV的能力作輔助。

而晚上的拍檔應是蘆薈凝膠,加增加皮膚的修補。


後記

這是我現時找到實人研究中,能減淡眼紋的口服補健食品及外塗護膚品的總論,如稍後我搜查到更多研究,會繼續更新我這方面的論述。

另外也要注意一點,眼紋中有兩種,一種是眼肚紋,一種是魚尾紋。

魚尾紋肯定是後天,即皮膚退化而成,但眼肚紋卻有人是天生就有!

這種紋是有名堂,在中國面相術數中叫「桃花紋」。如何判斷你眼肚的紋是天生或後來?就是找回中學時代的舊相對照,如當年已發現有此紋,那就肯定是天生了。

不過固名思義,桃花紋者擁有的人多數異性緣豐富,算是一種補償吧!

參考資料
磷脂酰絲胺酸
Choi, Hee-Don, et al. “Effect of soy phosphatidylserine supplemented diet on skin wrinkle and moisture in Vivo and clinical trial.” Journal of the Korean Society for Applied Biological Chemistry 56.2 (2013): 227-235.

棕櫚核仁精華
Bauza, E., et al. “Date palm kernel extract exhibits antiaging properties and significantly reduces skin wrinkles.”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issue reactions24.4 (2001): 131-136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