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DHC暫別香港,但幸好還有不少商戶可買到其產品如759。

今次評論其「DHC Mild Lotion 2」,官方中文命名「Mild美肌水」。
20160609_2


成份分析
產品設計很簡單,就是八種主打的植物精華,再加少許的甘油等基質及一種防腐劑,當然看香港版網站就無成份,但去外國網站就一目療然。

其實選購任何產品前,都應先分析成份,畢竟你買任何美容產品都有目的,究竟這產品是否滿足到你目的,其實從它的成份大約可以推測。

為護膚品之所以能「護膚」,即改善皮膚狀態,是當中的植物精華成份,改善了皮膚的狀態。

但甚麼植物精華能改善皮膚甚麼狀態?其實只要一個個分析去查,多少便可以推敲到。

這樣便可以減少買錯雷品的機會,因你已做足功課,對產品用途有清晰瞭解。

「DHC Mild美肌水」所含的的植物精華有以下

cucumis sativus (cucumber) juice黃瓜
dipotassium glycyrrhizate甘草酸鉀
rosmarinus officinalis (rosemary) leaf extract迷迭香葉精華
placental protein胎盤蛋白
calendula officinalis flower extract,金盞花精華
chamomilla recutita (matricaria) flower/leaf extract洋甘菊精華
centaurea cyanus flower extract矢車菊精華
hypericum perforatum flower/leaf/stem extract忘憂草精華
tilia cordata flower extract小葉椴精華
anthemis nobilis flower extract果香菊精華

第一種黃瓜,作用是抑制皮膚中負責製造黑色素的酵素,叫「酪胺酸酶Tyrosinase」的活性,由於黑色素全靠這酵素生成,減少它的活性,皮膚自然少了黑色素,膚色會傾向較白。

之後的甘草酸鉀及迷迭香葉精華,作用都是抗炎。

甘草在前提及,是用作抑制一種發炎相關因子,叫「ICAM-1,全名Intercellular adhesion molecule 1」,此物會引來皮膚中的免疫細胞,太多免疫細胞擁來不是好事,因它們們分泌各種發炎物及氧自由基來傷害皮膚。

至於迷迭香的作用,也是抑制引起發炎的蛋白質分泌,它們分別叫「IL-1」,全名interleukin-1β及「TNF-α」全名tumor necrosis factor α。
(Fitoterapia. 2011 Apr;82(3):414-21)

胎盤蛋白,則用作抗紫外光及美白用途。

因紫外光UVB射進皮膚時,會令皮膚產生大量活性氧,它們會傷害細胞,長遠便是帶來皮膚衰老,而胎盤能清除這些活性氧。另外,胎盤本身也能增加細胞自身分泌抗氧化物的水平。
(Korean Journal for Food Science of Animal Resources,2015;35(2):164-170)

另外,它也有抑制酪胺酸酶的功用。
(Korean Chemical Engineering Research, Volume 48, Issue 3, 2010, pp.327-331)

金盞花,用途和胎盤有些呼應,也是作抗UV用,但它的功用不是捕捉ROS,乃是抑制紫外光引起的骨膠原分解。
(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, 2010 Feb 17;127(3):596-601)

洋甘菊,可視作抗發炎用,而且和上述的甘草及迷迭香又不同,它針對抑制的發炎因子,叫「Inducible cyclooxygenase (COX-2)」。
(Life Sciences,Volume 85, Issues 19–20, 4 November 2009, Pages 663–669)

矢車菊,都是抗炎成份,一組土耳其的學者,以白老鼠實驗發現矢車菊能促進傷口復合及減少傷口發炎。
(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,Volume 126, Issue 3, 10 December 2009, Pages 551–556)

忘憂草,和矢車菊也有呼應,它也能促進傷口復合。
(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,Volume 70, Issue 3, 15 July 2000, Pages 315–321)

尾二的小葉椴,由於到截稿前仍未搜索到它對皮膚效益的研究,所以對它的作用暫且保留,還好它已是排到很後,含量較低,所以不算它亦影響不大。

最後的果香菊,有研究報告表示它有抗菌活性,抗菌也能歸類為抗炎成份,因為皮膚的細菌也是皮膚致敏源之一。
(Rev Soc Bras Med Trop. 2015 Jul-Aug;48(4):432-6)


總結
十種成份中,我們發現主要是抗炎,包括甘草,迷迭香,還有矢車菊及果香菊,而且各自針對抑制不同的發炎物,設計算做得不錯。

再者產品添加劑含量已很低,只有一種低刺激性的防腐劑phenoxyethanol。

再沒有其他添加劑,包括酒精(雖然我從不認為酒精有害,因它是代罪羔羊。)

所以,它對皮膚最大的利用價值就是抗敏,適合一些很擔心皮膚敏感的用家使用。

那應幾時用?因除了抗敏,其他成份都是美白及抗UV,要物盡其用固然是早上最佳。

因此它最適合固然是皮膚經常都有紅腫,「搽咩都敏感」的用家,也順帶一提,其實越是敏感,越要塗防曬,因紫外光一樣會引起皮膚發炎,以為想減輕皮膚負擔就不塗防曬,這方向就不正確了。

另外也要聲明,產品中的「胎盤素」是動物成份,而我之前評論過幾款日本胎盤產品,都是用豬胎盤,我估計這是日本美容業主流做法,因此推測它都是如此。

DHC還有不少值得用的產品,正如我過去評論過的「acerola lotion」或「Resveratrol lotion」,希望今次只是少別,它日風光回歸香港。


總評分

抗氧化 70
抗衰老 60
抗敏感 90
保濕  70
美白  80
安全性 9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