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品牌ALBION最紅的產品,一定是「skin conditioner essential 」,台譯「健康化妝水」。


修護成份分析
要拆解這枝化妝水為何這麼紅,便應由分析成份開始,一個個修護成份去拆解,每個成份能帶給皮膚甚麼利用價值?

當拆解完每個成份後,你便自然心中有數,它真是有料到或只是吹噓,畢竟坊間太多產品太多資訊,花多眼亂,此時更要有定力,不可以衝動就買,一定要認請產品效用先。

而分析成份,便是一個最簡單,最節省資源的方法給你去認識產品。

20160601_2

它的修護成份,由含量最高排起包括有:
グリチルリチン酸ジカリウム(甘草酸鉀)
グルタチオン(穀胺基硫Glutathione)
ハトムギエキス(薏米)
ハマメリス抽出液(金縷梅)
マロニエエキス(七葉樹)
l-メントール(薄荷醇 L-Menthol)

含量最高的甘草酸鉀,是一種由常見草藥甘草提出來,甘草應用在護膚上的主要作用是抗炎。

在皮膚最表面是角質層,由角質細胞組成,而細胞之間有一種蛋白質叫「細胞間黏附分子 ICAM-1」,這種發炎相關的因子,一旦過量就不好,事關它很會吸引導致發炎的白血球過來,而甘草酸鉀能降低ICAM-1,減少發炎風險。
(Cellular Physiology and Biochemistry, 2015;35(4):1335-1346)

穀胺基硫及薏米也是美白成份,穀胺基硫在「下游」部份發功,而薏米是側在「上遊」。

穀胺基硫,是一種人體細胞能自行分泌的抗氧化物,原來影響皮膚顏色深淺取決於皮膚中黑色素含量,而生產黑色素是一種叫「酪胺酸酶
(tyrosinase)」的酵素,它能把一種基本的胺基酸,叫酪胺酸(Tyrosine)轉化為黑色素。

過程中必須用到一種元素叫銅離子,而穀胺基硫會跟酪胺酸酶爭奪銅離子,從中令酪胺酸酶減少了黑色素的生成。
(Int J Cosmet Sci. 2005 Jun;27(3):147-53)

說穀胺基硫是「下游」發功,是因為薏米會更進一步,連酪胺酸酶都封阻掉。

酪胺酸酶由黑色素細胞所生成,而黑色素細胞要靠一組轉錄因子叫「Microphthalmia transcription factor」才能生成酪胺酸酶,而薏米能抑制這組轉錄因子,直接減少酪胺酸酶數量,這便是從「上游」發功的意思。
(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, 2014 Sep 19;15(9):16665-16679)

再下一個成份是金緀梅,它能保護皮膚的纖維母細胞,免受一種氧自由基叫「過氧化氫hydrogen peroxide」的傷害。
(J Inflamm (Lond). 2011 Oct 13;8(1):27)

另外,前文也提及,它也能抑制紫外光UVB引起的紅斑,這種斑叫「Erythema」
(Dermatology. 1998;196(3):316-322)

至於七葉樹(マロニエエキス)可視作抗衰老成份,因它能抑制皮膚中,一個導致透明質酸結構分解的酵素,叫「hyaluronidase」,皮膚的水份不是真的一泡水的儲在皮膚中,乃是必須與透明質酸結合去儲存,皮膚中如透明質酸含量較多,固然能儲到較多水,這皮膚便會顯得較飽滿有光澤。
(Archiv der Pharmazie,Volume 328, Issue 10, pages 720–724, 1995)

最後是薄荷醇,這是由薄荷提取出來的成份,主要用來抑制皮膚的發紅及痕癢等,用在護膚品上固然是防止用家出事
(Neuroscience Letters,Volume 187, Issue 3, 10 March 1995, Pages 157–160)

但因它是排到最後,添加份量最少,所以我認為這裡添加的薄荷醇不是令本身敏感的皮膚緩和,而是防止產品中其他添加劑會刺激皮膚至發紅及腫,所以它似是「維穩」多於修護成份。


結論
至於添加劑方面,要扣分是有香料,雖然它不算糟,但的確有些多此一舉。

當然從壞心眼看,為何明知用家不喜歡都要加?加多一種成份都是錢來的,對生產商有何益處?原因是萬一產品開始變壞,都有香料去掩蓋住臭味,這用家便不容易察覺。起碼即場試用時不察覺,到客人付了錢就「過左海就神仙」了!

最後,整件產品是好大路的設計,幾種成份在抗發炎,抗氧化及美白都有,估計廠商目標都是盡量想迎合最多層面的客人。

不過既然它主要修護成份的首三位中,有兩個都傾向美白(穀胺基硫及薏米),也可視作主力美白化妝水用,即早上用效果較佳(尤其要發揮金縷梅防紅斑的用途)。


總評分

抗氧化 75
抗衰老 80
抗敏感 75
保濕  70
美白  85
安全性 70